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蝴蝶飞过_0

蝴蝶飞过
      
   
    天,黑幽幽的,一直下着蒙蒙的细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红黄绿颜色的救护灯火。他们站在医院的大门口,凝视着马路上来回穿梭的孤独行人。他紧紧握住女人的手,小心翼翼地抖了一下从伞骨上滑下来的水滴,生怕它们溅到心爱的妻子。瞅到大老远处开来一辆汽车,他倏地抱起妻子,大步流星地跨过一摊水,直奔停车场,弄得曲卷在胸前的她莫名其妙,惊惶失措。
    看着他满是水珠的眼镜,女人匆忙由衣袋里取出纸巾帮他轻轻地擦去,引得他幸福的笑了起来。这个笑容,他是刻骨铭心的,因为医生对他这样讲过;想到这里,他俯下身子温柔地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希望能让幸福的愉悦弥漫这纷飞的雨中世界。然而,漂亮的妻子脸上却堆满了忧虑和恐慌,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神采。他知道,这是不必要的,因为那本来就是自然,合理怎样才能保证白癜风的顺利康复
的。
    他仔细地取出叠在车子后箱的雨衣,拍了拍散落在里面依稀的水滴,脉脉地注视着撑伞的妻子,会心笑了;接着慢条斯理地穿起了雨衣,过了一会儿,还从妻子的手上接过一顶厚实的头盔戴上,并且调皮的做了个鬼脸,逗得站在雨中的她不禁莞尔一笑。
    摩托车风驰电掣地行驶在雾气茫茫的马路上,路面被溅起的积水在空中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后,又像那淅沥小雨一样,缓缓地降落了下来;女人紧紧依偎着他,雍容地扶了扶悬落下来的眼镜后,又像孩子一样轻轻靠在他宽敞的肩膀上,寻求温馨的气息。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稳健的他今天会如此疯狂?会将车子开得这么飞快?
    她更没有想到,20多公里的路程在今天会是这样的漫长。簌簌的风声每次在耳间遐迩而过,她的心就宛如提到节骨眼上,久久难以平息。
    女人先是谨慎地晃了晃他的身子,接着倚靠在他的头盔旁,尽力地喊:“明,你怎么啦?干吗开这么快?……慢一点……行吗?……我怕……”
    他回头望了一眼漂亮的妻子,一笑,又全神贯注地控起急速的车子。顺利地越过一辆疾驰的的士后,他笑着从头盔里急促地挤出语调不一的话:“不,雯!你不懂,这样很有趣……”
    “有趣?求求你,行吗?……这样太吓人了……”她慢慢悠悠地拉扯着男人的风衣,唉声怨气地说道。
    “好吧   “好!……我爱你,陆明!我永远爱你!   “不要怕!没   雯紧紧拥抱着他,一刻也不放,心中忐忑不安:“明,现在可以慢下来了吧?不要玩了,好不好?”
    “雯,你再   “还有什么?不要玩啦……好不好?……”雯哭了,但他不可能听到。
    “你把手伸到我的   雯按照男人说的那样做了,可是,车子还是那样,不顾一切地向未知的方向冲去,一点也没有慢下来。她,睖睁着,任凭雨点打落在她忧郁的脸上,溅得镜片白花花的一片。她不晓得为什么家还没到;她心里更是认为他们不是在回家,而是奔向另外一个地方……
    “雯,拿了没有?……是不是慢了许多?   “…………”
    “雯,你可以脱下我的头盔并自己戴上吗?它让我感到不舒服,而且还干扰我驾车。”
    女人戴上了对她来说相当宽大的头盔,双手比以前更用力地搂住他的从未这般陌生的腰环,心里彷徨无奈地看着针线般的串串细雨从天而降。倏然,她仿佛看到身旁一只五彩的伍德诊断灯
蝴蝶轻轻的一飘而过,瞬间便消逝在弥蒙的雾气中。她笑了,幸福的笑了。
    摩托车照旧那么快,经过十字路口的急弯后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在车子转弯的那会儿,明摘掉那个布满水珠的眼镜,幸福且恬静地对她笑了又笑,那笑是刻骨铭心的,只有他一个人全国白癜风医学高峰论坛 暨《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发布会 在京隆重召开
才会懂得里面的含义。雯看着他圆大的双眼中流淌着汪汪清澈的东西后,也知心地笑了,不慌不忙地说:“明,别担心我,开好车!”明哭了,说了一句话,便迷失在乳白的烟雾中,再也没有出来。
    ……
    第二天,当地报纸报道:一辆摩托车昨天因刹车失灵而撞毁在西环路十字路口不远处的一幢建筑物前,车上两人,其中一人当场死亡,一人幸存。另外,事故现场还发现幸存者手中握着一份湿漉漉的医院检验报告,上面绝大多数字体难以辨别,唯有一句话清晰明了:“被检人薇雯确定为妊妇,且怀胎两个月,目前怎么诊断白癜风
胚胎发育正常。”据医院方面透露,目前伤者胎位正常,并无大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