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痴了,怎办?

痴了,怎办?
      
   
    我怀疑自己有周末抑郁症。因为一到周末便烦躁不安。
    想去工作,可是她也不上班;想去见她,更不可能,她不是我的;想做点事忘记她,懒汉情绪又很浓。许多天用一种办法解除烦恼:读书。前阵子读小说故事,后来读散文短篇,还是想她。现在读幽默笑话,可是我就是笑不出来,她在干什么呢?想我吗?
    实在烦,无计可施,给她打电话吧,又怕她老公找我麻烦;发个短信吧,又怕她拒绝我。只好到大街上转转,有一个书摊,我拿起一本《红楼梦诗词》,便读了几行,泪流满面,一个男人家哭什么呢?卖书的小姑娘好奇地看着我,我正看黛玉的《葬花词》。
    “你情种啊,男人家读这个也哭?”小姑娘笑着对我说。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怎就哭了呢?我不好意思地抹了抹脸。看着小姑娘一付天真活泼的样子,我微微一笑。
    “这么痴情的男人,少见!”她的直率让我吃惊。
    “你不怕我生气啊?怎能这么说我。”我佯装不快。
    “看你面善就知你是个好人,你不会生气,对不?”
    她看我笑了接着又说:“我可以给你优惠点,拿回去悄悄哭。”不慌不忙地逗我。很有意思的一个姑娘,让我来了与她聊天的兴趣。
    “你能给我优惠多少?”我问。
    “不瞒你说,看你哭得那么伤心,你能背出三首红楼诗词,我白送你,不许错哟。”她认真地说。
    “真的?我开始背了。”我突然想起以前背过几首,怕是不能完整吧,心里有些慌,管它呢,试试。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首了。”
    “世上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上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错了,错了,是‘只有金银忘不了’。”小北京中科白癫分医院姑娘笑了笑说。
    “你还是掏钱吧,半价给你,我这可是正版的,我赔钱送你。”
    她的慷慨让我反而不好意思,“其实我家有两套《红楼梦》呢?不好意思。”
    “你有两百套也白买,一看你就没认真读过,知道《红楼梦》为啥称为奇书吗?”
    “不知道,你说说看?”我一付故作高深的样子。
    “三国是谋略,水浒是义气,西游是梦幻,红楼才是人生。你知道吗?我看你这人就比较多情,世人多痴情。”她哈哈地笑起来,好在没有别人买书,我也不生气。
    “看来你是久经情场了?”我也调侃她。
    “别这么说,我还是个学生,在师院读书,星期天出来卖书,不过我也恋爱过,有句话说的好:初恋不懂得爱情,热恋也不懂爱情,只有失恋才懂点爱情。我相信,真爱,永远可望而不可及。”
    “呵,你这么年轻就不相信有真正的爱白癜风诚信单位情了?”我好奇地看着这个才二十来岁的她。
    “你见过真爱?别跟我说梁祝还有罗密欧朱丽叶,那是虚构的也是化成了鬼才有的。”她还是笑着说,但我从她笑容里完全能看出她对爱情的失望与悲观。
    “也许真没有吧……。”我忽然觉得自己可笑,感觉这么容易就被小姑娘看透了心思似的。
    我想,也许她说的没错,真爱大概就是一种人们拼死拼活追求的梦幻,也是只有心中才会有理想的伴侣,一旦走入现实生活真正可触可及可抚可摸的爱情在哪里呢?
  白癜风会不会传染  我又拿起那本《红楼梦诗词》,唉,曹雪芹千古一痴人,用全部的心血与智慧,熔铸了整个生命写一部《红楼梦》,谁又能真的了解其中的真滋实味呢?现在我为情痴,为她痴?她为谁痴?
    又看到宝玉为黛玉起的誓言:“溺水三千,只取一瓢。”怎奈何黛玉“红北京白癜风哪个医院好消香断有谁怜?”只能带着她美好的心愿:“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了。
    “伤心吧?买一本回去吧,那些词全是精华,读过才知有比你情更浓的,想想才会知道有比你的爱更苦的……”
    “去,去,去,少教训我,你一个女孩子,怎离开“情”字不说话啊。”我有点让她说得不好意思。
    “你才知道啊,‘爱情是女人的死门’,有书为证,你一个男人家‘无才可以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她有点得理不让人的架式,像是很激动的样子。
    我暗自窃笑,这女孩,没当老师就有了教师的架子。
    “好了,我买了,算你嘴厉害。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下次你恋爱了要和男友一起来卖书。我会买更多的书,保证不少于百元。怎样?”
    她疑惑地看看我,“为什么?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你多来捧捧场,我就感激不尽了,我啊,上学期间再也不谈恋爱了。”我发现,她的面色间带着一种无奈的表情,笑得是那么勉强。
    “你可知道,爱是一个千回百转的事。”我又说,“活着,只要有理想,就有痴呆的时候。不管是爱情理想,还是事业理想。”
    “不跟你说了,什么理想?什么爱情?我现在主要目的是怎能多让你买几本书,多赚你点钱。”她又笑了。
    “好吧,我再挑几本,下个星期你还来这里,我帮你卖,不要钱,义务帮忙,只是想闲了和你讨论《红楼梦》中的诗词,好吗?”我认真的说。
    “好,一言为定。”她爽快地答应了。
    回家的路上,心脑好像有点清醒,是曹雪芹帮的忙,是卖书姑娘帮的忙,还是自己帮自己的忙?我也说不清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