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明月夜

明月夜
      
   
    一件崭新的白衬衫和一条笔挺的黑裤把柳玉成修长的身材衬得十分矫健,走在四月的月光下,不时有路过的女子侧目向他凝视。柳玉成嘴角挂着微笑,于人群之中穿行,他的目标是附近一所著名的女子学院。
    不到一杯茶工夫,柳玉成已站在学院的门口。他看了看表,离约定之时还差十几分钟。这时大约八九点钟的光景,学院门口原本汹涌的人潮早已散去,只有少数行人打这里经过。他决定不再走开,而是在门口来回踱步等待。
    柳玉成约见的女孩是这所大学的一位大四学生,名叫孙燕文。两人半月之前于网络上认识。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后,发现彼此拥有相同的兴趣爱好,而且都对唐宋诗词有着深刻的迷恋。最巧的是,柳玉成网名叫“飞星传恨”,孙燕文则称“纤云弄巧”。
    昨天下班之后,柳玉成觉得似乎有必要约她出来见个面,于是鼓足勇气向她提出约会的建议。没想到,女孩听了后便很爽气地答应了。这个明月夜,便是两人相会的时刻。
    约定的时刻到了,柳玉成忽觉胸腔里的那颗心跳得厉害,他做了几次深呼吸,也没能遏止那股躁动不安的心绪。他倏地有了想逃跑的念头。孙燕文曾告诉他,她会穿一套粉色的运动服准时出现在门口。他向那扇宽阔幽暗的大门内不停地张望,焦急地期盼着那个粉色的影子出现。
    终于,他看见了。
    一个娉婷的长发女孩袅袅地向外走来,身上所穿的正是一套粉色的运动服。柳玉成只觉得眼睛一亮,心口陡然开了一朵鲜花,原来焦躁的心一下子中科医院专家平和下来,浑身上下觉得舒服多了。
    女孩还在门前四处张望,柳玉成已快步走上前去。
    “孙燕文?”
    “你是柳玉成?”
    确认了对方便是自己想找的人之后,女孩便领着柳玉成往学院内走去。
    这所女子学院在当地颇有名气,院内风景如画早已闻名遐迩。带领柳玉成去学院内转转是事前两人约定好了的。
    “我虽然就住在附近,但还从未进来过。”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柳玉成率先打破了寂静。
    女孩走在他身边,距离不远不近,乌黑齐整的长发披于双肩,散发着幽幽的香气。柳玉成侧着脸趁着月光朝她看去,见这个女孩鼻梁挺直,唇若涂朱,一双黛眉斜飞双鬓,一派清高淡雅的样貌。心里便一阵欢喜。暗想,不想网络之上居然还有这等佳人!而她却说自己相貌一般。
    “是吗,那现在正好带你看看。”女孩转过脸,也看了他一眼。
    “你的鼻子蛮挺的。”柳玉成道。
    “呵呵,那是父母的遗传。你的也很挺呀!”女孩嫣然一笑。
    柳玉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个的鼻子,只感到全身的毛孔瞬间都舒张开来,浸于柔和宁谧的月光之中,仿佛自己已不在人间。
    学院内有一座小桥,桥下流水潺潺。一片荧荧的月光铺于静静的水面,宛若一层透亮美丽的轻纱。几只不知名的鸟雀从岸畔的树丛中飞掠而出,不时欢唱着一阕月光曲。
    “你平时忙吗?我听说银行里的工作是很忙的。”
    “是啊,很忙,也很累。”
    “你读的是什么专业?”柳玉成似乎不想深入这个话题,连忙岔开。
    “房地产。”
    “这个专业不错啊!不愁找不到工作。”
    “谁知道呢?过段时间就要考试了,不过还好,只剩两门课了。”
    “是吗?那你复习得怎么样了?”
    “晚上待在寝室里背呀,一般都要背到十二点呢。”
    “呵呵,辛苦,辛苦。”
    “你是财大毕业的,应该了解我的辛苦。”女孩微笑着道。
    柳玉成觉得脸颊有点发热,忙转过头,双眼直视着前方。前方有一根治白癜风时间多久个巨大的浮雕,伟人左手插着腰,右手做了个挥手的姿势。
    “毛爷爷在喊,TEXI!”女孩俏皮地扬了扬右手,道。
    柳玉成望着身边的女孩,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从心头漫散开来。忽然生出想将她搂进怀中的冲动,但他极力克制了这个不道德的念头。
    小径的两旁绿荫浓郁,一小半沐浴于明亮的月光之下,闪耀着同样洁净的光芒;一大半躲藏于黑魆魆的夜色里,做着深沉香浓的甜梦。柳玉成和女孩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地拉近了许多,他笔挺的鼻子所闻到的那股神秘的幽香也愈加地清晰了。
    “班级里一定有许多男生追求你吧!”
    “有是有的,但不多。有一个外地的男生很喜欢我,但矮了点。”
    “那你父母的意思呢?”
    “我父母对我管教很严的,不许我大学的时候谈恋爱。”
    “那你有喜欢的男生吗?”
    “没有。大学并不像小说里写的那么浪漫的。你在大学的时候呢?”
    “我?和你一样吧。”柳玉成淡然道。
    两人慢慢地徜徉于幽静的小径上,偶尔几对学生情侣经过,都不住地朝他俩张望。
    柳玉成抬头望了望天边那一轮明月,雅兴忽涌心头,缓缓地诵道:
    “月夜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怎奈何、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女孩断了他的词兴,于一旁悠悠地续道。
    “啊!这词你也能背!”柳玉成惊喜地道。
    “你以为就你能背吗?呵呵。”女孩笑着,银铃般的声音从她口中曼妙地飞出,荡漾于柳玉成的脑海之中。
    转过几道弯,便来到场前。篮球场上灯火通明,十几个赤膊的少年正围抢着一只橙色的球。
    “你喜欢打篮球吗?”
    “从前喜欢,现在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了,也不像过去那么喜欢了。”
    “看来人是会变的哦。”
    “也许吧,人的心情会随着时间环境的变化而改变的。”
    “你蛮像个哲学家。”
    “呵呵,谈不上,我是个很普通的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把学院兜了个遍。柳玉成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十点半了。时间如流水般地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他凝视着女孩长长的睫,道:
    “我该走了,明天还要上班。”
    “好吧,我送你到门口。”女孩有点依依不舍,柳玉成听得出来。其实,他何尝不想再滞留片刻。
    “你好好复习吧,祝你考试顺利!”
    两人于一片月光之下初遇,又在同样的一片月光之下分离。只不过,初遇时的月亮尚在东边,分离时已移至中天了。
    柳玉成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倏忽纷乱不堪,有一个正义的声音于心底呐喊。他痛苦极了,不得不停住了前进的脚步。他蹲在路边,双手深深地插入发际。终于,他站了起来,从腰间取出了手机。
北京治疗白癜风一共要多少钱    “喂,孙燕文吗?”
    “啊,是你,怎么了?”
    “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
    “呵呵,什么事情,你说好了。”
    “我是骗你的,我不是什么财大毕业生,更不在银行上班。我只是造船厂里的一个工人!”
    “啊?!”
    “是的,我决定告诉你,不想再隐瞒了。我……觉得配不上你!”
    “你,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明天我再联系你!”
    柳玉成关了手机,沮丧地走在路上。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坦诚相告,而不是把这个秘密埋藏到底。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一个最低层的工人,怎么配得起这位如花似玉有着高学历的姑娘!
       柳玉成站在月光里,脚边有一滩水迹。他上前狠狠地踢了一脚,水花四处飞溅,那一轮水中的月亮也随之四分五裂,就像他此刻的心。
    翌日一大清早,柳玉成就把自治疗白癜风最好的方法己的手机号码注销了。经过一夜的思考,他决定把昨夜的故事彻底忘记,就当是做了一个浪漫而忧伤的梦。他明白,孙燕文是不会属于他的。
    他从颓废和伤感之中挣扎了出来,骑上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吹着几年不变的口哨,一溜烟地上班去了。
      
    2006.5.2 .15:35
      
      
    后记:一直想以这个题材写个短篇,直到今天才算交了份较为满意的答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