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第八十回 弘历的许诺

第八十回 弘历的许诺
那么多的巧合堆聚在一起,弘历怎么可能不怀疑金敏靖?然而此刻的确没有任何证据,即便他是一家之主,也没理由随便惩处金敏靖。
最终弘历并未罚她,只让她待在披霞阁,未出结果之前,不准出门。
所以这事儿就这般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了吗?苏玉珊大失所望,又不能当中忤逆弘历的安排。
眼下没有其他的法子,只能干等着,苏鸣凤安慰妹妹勿忧,“老天是公道的,且再等等,相信芯儿很快就能醒来,为你作证。”
芯儿能否醒来还两说,醒来之后她会否愿意指认金敏靖也不确定,苏玉珊很想鼓舞自己别丧气,却又实在不敢抱什么希望。
未免兄长担忧,她勉笑应承着,弘历留他们在此用膳,苏嘉凤很想留下来,他想看看芯儿是个什么状况,会否醒来,然而苏鸣凤看得出来,四阿哥和玉珊皆情绪低落,怕是没心情招待客人。
客套话,当不得真,是以苏鸣凤借口有事,婉拒了弘历的邀请,而后带着弟弟一起出府。
出得大门,苏嘉凤忍不住抱怨道:“四爷留咱们用膳,大哥你为何要拒绝?”
苏鸣凤不耐抬眉,“此事尚未解决,哪有心情用膳?”
哎?这是什么道理?“这事儿一时半会难有结果,咱总不能一直不吃不喝吧?”
苏鸣凤一直在思索着如何帮助妹妹,老二却总提些有的没的,气得苏鸣凤摇头恨斥,“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惹出来的祸端!”
苏嘉凤无辜摊手,“关我何事?又不是我害的姐姐。”
“你若昨晚就直接将芯儿带到四爷跟前,指认金格格,也就不会有今日的这些麻烦,因为你一己之私,害得玉珊不能抓住害她之人,你就不会觉得愧疚吗?”
被训责的苏嘉凤无言以对,憋了半晌才狡辩道:“我是想着芯儿只是一时嘴快,真正害姐姐的人是金格格,芯儿有错,但她晓得悔改,我才想着要不要给她一次机会。”
身为旁观者,苏鸣凤看得十分透彻,不屑冷笑,
“你真的以为她只是无心说漏嘴吗?你莫忘了,她一直侍奉金格格,与金格格一条心,且她母亲因为谋害玉珊而自尽,她跟玉珊矛盾丛生,怎么可能不恨玉珊呢?
她蓄意接近你就是最好的证据,素日里瞧你挺机灵的,怎的偏在此时上犯糊涂?你且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喜欢她?”
苏嘉凤墨瞳一紧,干咳一声,神情明显有些不自在,“我没有,只是把她当朋友而已。”
“没有最好,”苏鸣凤趁机提醒道:“若有什么念头,趁早死心!你跟她仇怨深重,没有任何可能,少去关心她的事,四爷自有论断。”
理亏的苏嘉凤不敢违逆兄长之意,星星点头应道:“哦!知道了。”
兄长和弟弟皆已离开,苏玉珊望着门前的廊柱,心里空落落的,眼看着希望就在眼前,线索突然断了,她如何甘心?
心力交瘁的她缓缓坐于朱漆圆凳上,以手支额,闭眸深叹。
恍惚间感觉到有指节在她太阳穴附近轻柔的揉捏着,力道不重不轻,刚刚好。
苏玉珊睁眼便见弘历正立在她侧后方,他的按捏来得很及时,可以使她的头部稍稍好受些,但她的心结却始终难以开解。
弘历晓得她的心思,轻声问道:“可是在怪我没有惩处金敏靖?”
她是有不满,可即使说出来又能如何?他肯定会拿规矩说事儿,这样的话她听得太多,都快会背了,干脆也就不再废话,哀哀苦笑,
“你有你的苦衷,我不该怨怪什么,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连老天爷都护着她,谁能有什么法子呢?”
弘历的手自她额前缓缓下落,滑至颈后,揽住她的肩,轻拍着安慰道:“别太担心,等芯儿醒来,一切自有论断。”
他说的是最好的结果,可她忍不住去设想最坏的结果,“她若醒不来呢?德敏说她的伤在心口处,医术再高超的大夫怕也是无力回天。”
“即便芯儿真的死了,我也会继续查证,为你洗刷冤屈。”
他的承诺很动听,然而变故总是来得猝不及防,“在你查证的这段时日,也许她还会继续想法子给我使绊子。”
苏玉珊的情绪很悲观,无论他如何劝说,她都没有一丝笑颜,使得弘历颇觉为难,
“那你说我该如何?她也是皇阿玛赐给我的使女,我总不能无缘无故的休了她。玉珊,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也请你理解一下我的处境。并不是说这事儿到此为止了,我还会继续追查,金敏靖会被禁足,她的一举一动我都会派人严密监视,你这边我也会增派侍卫守护,不会再将你置身危险之中。”
弘历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她若再继续说下去,便又成了无理取闹。
紧捏着自己的手指,苏玉珊闭了闭眼,强压住内心的悲愤,终是未再讨论此事,“罢了!就这么着吧!我先回房去了。”
她与他争执之时,他会认为她不理解他,她不与他争吵,他反倒有些不习惯,心里很不踏实。
真凶就在眼前,却苦无证据,不能抓人,弘历只觉自己很可悲,他有太多的规矩需要去守,以致于苏玉珊这边他无法交代。
此时的弘历只希望芯儿能够尽快醒来,只要她肯指认金敏靖,这死结便可开解。
回房后的金敏靖气得直摔茶盏,梨枝吓得默立在一旁,不敢吭声,心道这屋里的瓷器就不该用太好的,主子隔三差五的摔,她生气的时候才不管这茶盏有多贵,看着碎裂一地的瓷片,梨枝心疼得紧,却又不敢说出来,只能劝主子想开些。
金敏靖也想保持好仪态,怎奈这火气实在难以控制,“四爷又为了苏玉珊将我禁足,你说我怎么能平静?打从她入府后就白癜风患者饮食需要注意哪些处处与我作对,我跟她真是八字相克!”
“这些都是其次,马鞍山哪里能治银屑病当下最要紧的是芯儿,只要她咽气,格格您就高枕无忧了!”
“四爷发了话,大夫正在抢救,我如何让她咽气?这个陈丰一向办事利落,怎的这回连个女人都搞不定?陈丰人呢?你去取问问他。”
梨枝却道不妥,“奴婢认为此时不能找他,四爷疑心甚重,想必此刻已经派了人来监视披霞阁,一旦咱们这边有什么动静,四爷肯定会知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金敏靖苦着一张脸,恼哼道:“那你说怎么办?就这么不管不顾,万一芯儿醒了呢?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苦思许久,梨枝眸光微亮,心生一计,“奴婢有法子了!”
返回列表